• 阿根廷VS冰岛前瞻:梅西出战欧洲黑马 急需强势回应C罗 2019-05-23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5-23
  • 詹姆斯不太可能加盟凯尔特人,但绿衫军将保持活跃 2019-05-22
  • 3万亩“私家湖泊”为何如此任性? 2019-05-21
  • 空军飞行学员展开高强度实战打靶 消耗千余枚弹药 2019-05-21
  • 你有什么仙?你有什么水?你有什么龙?你有什么文?你有什么通?你有牛皮癣!你有脓水!你有强词夺理霸王龙“你有剽窃抄袭文,你有狗屁不通文!都是王婆卖瓜自己咵,狗舔吊 2019-05-17
  • 广州市番禺区:搭建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平台 2019-05-17
  • 一个小学语文代课老师跟咱玩语文?分分钟碾压你![酷] 2019-05-09
  • 江西发现湿唇兰带叶兰分布 2019-05-09
  • 能源舆情:煤炭供需话题引热议 我国首次自主集成世界级FPSO交付 2019-05-03
  • 中央环保督察相关新闻 2019-04-16
  • 从稳中向好发展态势看我国经济良好前景 2019-03-24
  • 泰晤士2018年大学排名出炉 国内大学上升明显 2019-03-24
  • 励志电影《破门》公映 体育的力量促人成长 2019-03-2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3-22
  • 人物专栏People column

    母亲故事——冯时健纪念母亲刘振群诞辰一百周年

     

    辛运28开奖记录 www.vonpk.com 我的母亲刘振群,字碧霞,1911511日生于湖南安化,1974517日逝于湖北武汉。母亲离我而去近37年了,而我一直不能忘怀,时时魂牵梦萦地想念我那可亲可敬的母亲。

    在母亲诞辰一百周年之际,我谨以诉说母亲平凡的故事来纪念母亲不平凡的一生,表达我对母亲无尽的思念。

    母亲的心与天下母亲的心相通。类似我诉说的母亲故事,我相信天下母亲皆有。所以,我愿以《母亲故事——纪念母亲刘振群诞辰一百周年》呈给天下母亲,愿天下母亲不再有我母亲那样无道不公的遭遇,愿天下母亲安享太平,乐享天伦,幸运幸福。


    (一)、父母携手   与茶同芳

    母亲自幼(小学毕业后,1315岁)在安化老家拣茶(拣茶,茶叶制作的一道工序),与茶结缘。后就读于长沙模范女子职业学校。1929年母亲与父亲携手成婚。茶叶是父亲一生的事业,劳绩卓著。至今在茶叶界提起父亲冯绍裘的名字,很少有不知晓的。然而世人对母亲却知之甚少——只因为母亲是“普通”人——正因为“普通”,我才更需要殷殷诉诸天下。

    其实,在父亲的劳绩中饱含着母亲一生默默的奉献。

    可以想象,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旧中国的条件下,母亲随父亲走遍中国湖南、江西、安徽、湖北、云南等茶叶主产区,本身就是千辛万苦的历程。父母在1930年到1950年的20年间,携手走过的足迹是这样的:1933年前在湖南安化、长沙—→1933年到江西修水—→1935年到安徽祁门—→1938年初到湖北武汉、恩施—→1938年中到安徽祁门—→1938年夏到四川重庆—→1938年秋到云南昆明、顺宁—→1942年到湖南安化、长沙—→1950年到湖北武汉。父母携手一路走来,身后是一串中国名茶瑰宝:江西“宁红”茶、安徽“祁红”茶、云南“滇红”茶、湖南“湖红”茶、湖北“宜红”茶……   

    1938年秋,父亲受命到云南调查茶叶产销情况,筹措购买抗日军械资金。母亲时年仅27岁,毅然将长子长女托与外婆抚养,带着不满周岁的二女随父亲远行。父母一行经由昆明乘汽车颠簸三天方到达下关,而后再无行车之路,只得步行山路。曲折起伏跋涉十来天,十一月初始到达顺宁(今凤庆)。当年年底父亲即选凤山大叶种茶树鲜叶(一芽二叶)试制,一切都很如意,两个茶样,看去一红一绿,宛如一金一银,使人不胜欣喜。红茶样:满盘金色黄毫,汤色红浓明亮,叶底红艳发光(桔红),香味浓郁,为国内其它省小叶种的红茶所未见。绿茶样:满盘银白毫,汤色黄绿清亮,叶底嫩绿有光,香味鲜浓清爽,亦为国内绿茶所稀有。随即把试制出的红、绿茶样邮寄香港茶市,轰动茶界,认为这两种茶堪称我国红、绿茶中之上品,荣膺“顶盘”。这标志着“滇红茶”、“滇绿茶”创制成功。第二年父亲即筹建“顺宁实验茶厂”,并且筹、产并进,年内制作首批“滇红茶”9.7吨经越南海防、缅甸仰光出口换回抗日军械。故曰:“滇红茶”始于1939。果然,父亲没有辜负民族之重托,人民之厚望,自此,滇红,以它特有的香高味浓著称于世,以它独具的形美色艳驰名中外。

    这样一直到1942年。其间,母亲作为“顺宁实验茶厂”首批的一名员工,与父亲朝夕相伴,共赴艰辛。1941年春,母亲在顺宁生下二子,由于当时当地条件不济,居然是由父亲亲自接生的。父母给二子取小名为“顺伢子”。顺,寄托着对家、国和茶的深情。

    父母一生中有过这样的一段经历,足以表明他们对祖国、民族和家人深爱过,为人民的事业奋斗过,是他们爱情的传奇,奋斗的传奇,是我们子孙的楷模,也令我等后辈由衷赞叹——父母携手,与茶同芳:

    草木伴人生,

    神农佑中华。

    叹艳色清香醇味,

    当传承无涯。

                          交友互斟酌,

    养生共品呷。

    调红绿黑青黄白,

    染九州如画。

    母亲有个遗愿,生前曾对子女说过:“可惜你们之中无一人继承父业”。这也是我们家的一件憾事。要想对先人有所告慰,对后人有所交代,我等责无旁贷。2006年我退休后,始有一定时间和精力,为表达我们深深怀念父母并着力实现其遗愿,为以茶交友、以茶会友,传承弘扬中华悠久的茶文明和精深的茶文化,即筹办了“茶叶经营部”。父冯绍裘、字挹群,母刘振群、字碧霞,父母的名字中共有一个“群”字,为纪念父母,传承父母“与茶同芳”的精神品质,“茶叶经营部”冠名为“双群”,注册全称为“武汉市江岸区双群茶叶经营部”。

    自然,传承弘扬中华悠久的茶文明和精深的茶文化,非我一己之力一时之功能及,需要寄望于“群”、“双群” ……无数个“群”,乃至整个中华民族的世世代代。只不过父母令我多一份责任,多一份担当,我欣然领命是也。

    说来也巧,1996年我参加高中母校武汉二中建校五十周年校庆时,介绍武汉二中始建于1946年(这是我出生的年份,国民党政府委派陈直在民治寻常小学的废墟上恢复筹建汉口市立第二男中)。去年,我和学友再次拜访母校,董汉利校长介绍,经查证,武汉二中始建于抗日战争烽火连天的1939年(这是 “滇红茶”创制成功的年份,留学东京帝国大学的黄州人程文华回国后与程德义筹办私立广雅中学,校址在汉口民权路洪益巷夏口县署)。这个巧合,让我联想到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在那样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不辱使命,以“团结、勤奋、求实、创新”(武汉二中校风)的精神办学校、创实业,写下了无比壮美的篇章,同时也为后来人搭建了通往光明的阶梯。历史的长河奔流不息,惟愿新一代年轻人逐浪更高,得以“求真、致远”(武汉二中校训)。


    (二)、自立自强   相夫教子

    全国解放前夕,母亲深明大义送长子长女参军去打江山,之后又送他们齐赴朝鲜,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亲兄妹俩同时出现在朝鲜战场上,这在当时恐怕并不多见。大哥大姐是参加解放全中国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又都是跨过鸭绿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全家光荣。我羡慕他们,遗憾解放的时候自己太小,没能像他们那样赶上奔赴战场为国建功立业的机会,这一直是我从很小的时候延绵至今的未了情结。

    全国解放,父亲受中南区人民政府之命到湖北武汉任职(首任中南区茶叶公司副总经理兼汉口茶厂厂长),举家从湖南长沙随迁。母亲受到社会主义建设热潮的感染,不甘寂寞不愿落伍只做家庭妇女。母亲积极参加爱国卫生运动,边学边干,先后参加武汉市街道卫生训练班和武汉市红十字会卫生护理师资训练班学习,并在武汉市防疫站和中南区一工程公司卫生所工作两年。不久,母亲在武汉市儿童医院当了一名护士,并且护士成了母亲的终身职业。母亲生前,我们家人只是隐约知道母亲十分敬业,对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对病人态度和气、耐心细致,还时常接济无钱看病取药的孩子。及至母亲逝世追悼会后,我们才知道有那么多同事交口称赞她的医德(“二十年医务工作极端热忱  一生教养子女无比辛劳”),有那么多病友得到过她的帮助而感激涕零(“勤劳朴实为人民  二十余年如一日”)。

    新中国刚成立的五、六十年代,百废待兴,百业待举。父亲忙于不断提高茶叶品质和产量,发展外贸增加出口换汇,特别是要以茶叶应对偿还苏联巨额外债之急,每年都有大半年时间在各产茶区奔波,家就靠母亲一人支撑着。

    母亲腿脚不便,要步行到医院上班,下班又要赶回家操持家务,两头辛苦。我常常望着母亲步履蹒跚、身心疲惫的样子,总想着要为母亲分担一点。所以我读初、高中的那几年,家里买米面、买柴煤、扎洗把拖地、修残补漏、搬运跑路之类活计多归于我。记得三年困难时期我上初二14岁时,母亲因病住院,家里只剩我和弟(11岁)妹(7岁)三人,招扶弟妹的担子自然落在我肩上。那段时间,我带着弟妹经常做洋葱大麦饼,就是把洋葱切碎与大麦粉和在一起做成饼子放到锅里炕熟。切洋葱的时候,那味道刺激得我眼泪直流。顾不得擦泪,我想,这眼泪里约莫含有我内心的酸辛,就任它流吧。一天,弟弟连叫肚子痛,我赶紧骑自行车带着他去医院急诊,当晚就做了阑尾切除手术。医生说阑尾已化脓,再送来晚一点就有生命危险了,算是庆幸。

    回首一望,我发现,由于父母的缘故,我们这个家的命运竟然处处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相连。先是“筹措购买抗日军械资金”,接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后来“偿还苏联巨额外债” ……,这些节点使得这条脉络清晰可现。足见国家,亦即国与家,国危难家亦危难,国兴盛家亦兴盛。


    (三)、自尊自爱   忍辱负重

    文革乍起,抄家风蔓延。父亲被无端戴上“地主”、“资本家”、“反动学术权威”三顶莫须有的帽子,家就被抄了。这些人抄家后还在大门口贴了张大字报,招揽路过的人一遍又一遍地进门抄家。家被抄了个底朝天,但凡值点钱的东西尽被抄没,从此有去无回。更可恶的是,这些人抄家时怕父母看见,竟勒令年迈体弱的父母站在凳子上低头,使父母饱受凌辱。

    不止如此,住房被强占,工资被扣发,大批小斗、呵斥歧视、劳动改造……接踵而来。父母吃尽了苦头,心力憔悴。

    强占我家住房的“头头”更是仗势欺人,横行霸道,整天滋事挑衅。那时买烧火做饭用的蜂窝煤,送煤工只送到楼下。母亲患有高血压,子女又不在身边,有时就买两包烟求送煤工帮忙送到二楼。这事被那个“头头”知道,竟大闹到煤店,斥责送煤工是什么阶级立???是什么阶级感情?送煤工被嚇怕了,母亲只好自己忍气吞声地一趟一趟搬煤上楼。

    每当我回家探亲时,母亲就拉着我的手诉说心中的委屈,常常忍不住悲泣泪流。母亲是多么无助啊,我真不忍心再离母亲而去,我真想一直守候在母亲身边……

    然而,母亲对国家并没有失去信心,相信总有一天会还回一个公道。1969年,我出乎意料收到母亲的一封信(恭录这封信于后),信中就流露出她的这一信念。那时,父母陷在挨整的深渊中,而母亲(时年58岁)却淡忘了自身之痛,向往着“到农村去替贫下中农治病”,实践着“巡回到每家每户问好,调查病情”,牵挂着他人的“丝虫病,血吸虫,眼睛病很多”,并为“无药治疗”而“痛心”。令我感触最深的是,这么短短的一封信中,就有两处“炮火锣鼓歌声”的字样,让我感觉到母亲苦中亦有乐。在信中,我仿佛看见她傲然立于风雨之中的身影,受到莫大的安慰和激励。

    十多年过去,还回公道的一天,母亲终于没有等到,等不起。这一天虽然来晚了,但终归还是来了。事情到19801029日方才落定,为了即刻告诉母亲,我写了《祭母亲》:

    这一天,我家的成分和住房两个问题终于先后得到解决,是值得一庆一贺的。谨此告慰母亲上天之灵。

    偏逢牛鬼遭两难,

    齐家抗争驱凶顽。

    正当遍地金秋菊,

    告慰慈母报安详。

    附:母亲的信(原文)

    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信八老(我的小名):你好。

    你接到这封沔阳来的信一定会惊奇的,想不到是你妈的信呢。

    我在汉口下班只顾到家,做家务,十几年来未出过外。这次参加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省巡回医疗队共八十余人??戳嗣飨幌盗兄甘疽盐郎搅浦氐惴诺脚┐迦?,我应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不论年纪大小应到农村去替贫下中农治病。

    于四月二十一日在医院乘汽车,炮火锣鼓歌声中,直到江边上船。第二天到仙桃镇住招待所。学习几天又乘汽车到河区,十几个公社的人员迎接我们,就当天宣传队演出了节目,炮火锣鼓歌声热闹得很。第二天板车拖行李一队一队的分队,步行都是九里十里。我也不另外,高兴的跑,中午到达目的地。我们老中少三人一队。休息一天,我就去巡回到每家每户问好,调查病情。丝虫病,血吸虫,眼睛病很多,痛心呵,无药治疗。

    此地是平原,蛇多,我是很怕的,奈何只得自己小心为主,克服一些困难。生活还好,和学校老师、贫宣队、供销社、公社干部有二十余人,每餐吃四两,菜金三分。但总是要加餐,三角、四角至一元为止,每月三十元四十元好用。

    我身体还好,不必挂念。接到时伦信说你七月回汉口。我要到七月二十号左右,彭祖大约要八月初,你按那时候回汉好。义凯哥、宁姐、小红、小芳都好吗?我未写信给他们。你爸爸有二封信回家,大约四个月才回汉,生活方面很好,叫我不必挂念。

    你要办衣服,叫时伦妹寄给你,多少你决定好。

    余不尽谈,愿你身体强健。

                                            母字

                                       1969年6月16


    (四)、慈悲为怀   泽被后世

    母亲生养有七个子女,我们家也算得一个大家庭。母亲在家经常说的是“手心手背都是肉”。我理解这是关于“公道、公正、公平”最通俗的说法,持家与治国理不相违,如果握有大大小小公权利者都能真正懂得并实践“手心手背都是肉”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何愁老百姓气不顺,何愁老百姓不能安居乐业、吉祥如意。在子女心目中,母亲相夫教子,慈祥仁厚;操持家务,倾尽心血。尤其难得的是,母亲对媳妇、女婿善待包容,对孙子女辈慈爱有加,他们中竟没有一个不说母亲好的。

    母亲所处的年代,物资相对匮乏,生活相对拮据,衣服用品一般都是老传少、长传幼,所谓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吃、穿、用之中,母亲以为穿的和用的都可以省些,开支用度偏重于一日三餐,总是想方设法让一家人吃得好一点。

    我深深感受到,母亲既疼爱我又信任我。

    母亲一心一意为这个家,有什么好的总是留给父亲、子女乃至孙子女,自己却舍不得吃、舍不得用。我上中学时,有时放学回家晚了,母亲为我下一大碗面条总要煎一个荷包蛋。一个荷包蛋,这在困难时期已属难得。我心想,母亲自己舍不得吃却舍得给我,我怎么心安理得吃得下?于是我把荷包蛋挟出来,坚持不吃。后来的一天放学回家,一大碗面条上没有了荷包蛋,我暗自欢喜??墒?,吃着吃着,看见一个荷包蛋躺在碗底,我禁不住泪眼模糊。

    1965年,我到北京上大学,就一口帆布箱,衣、裤、鞋、袜都是旧的,有粗土布的,有加补丁的。父亲传给我的两件蓝、灰色衬衣,至今我还在穿(见照片)。我还收藏着母亲当年为我缝了袜底的一双长筒袜,将“慈母手中线”留作永久的纪念(见照片)。当我进学校了解到国家给最困难(孤儿)的学生发放助学金的标准是每月19.5元,就向母亲提出每月给我寄20元生活费即可,可是母亲偏要每月寄25元。直到我写信回家说,如果再寄25元,我就将多出的5元寄回,母亲才没有多寄了。文革来了,父亲的工资被扣发(每月只发50元),母亲担忧我的生活费没着落,拿出工资被扣发前的积蓄寄到同在北京的大姐家,让我每月去取,这样一直供我到大学毕业。

    我结婚时,母亲给了我200元钱(自我以上兄姐成家,母亲也是一样各给了200元钱)。而后,母亲像是有某种预感拉着我的手嘱托:我可能看不到弟妹两个成家了,给他们也各留了200元钱,我相信你,到时候由你交给他们。

    1972年秋,我的女儿出生。那时我在外地工作,是母亲和时伦妹帮忙料理,一直守候在产房外。夜里女儿出生时,正好武汉关的钟敲响十下。母亲抱着孙女喜滋滋地说:这伢将来一定敲得响。后来我探亲假获批才得以回汉照顾妻女。女儿晚上总爱哭,母亲听见,就责怪我们:你们莫总搞得她哭啰。女儿一生下来,就得到她奶奶的祈福和庇护,何其幸运。

    1974年,母亲去世前三天,我在陕西秦岭驻地接到“母亲病?!钡牡绫?,心中忐忑不安。像是有心灵感应,当晚我做了一个梦:不知为什么我在前面奔跑,母亲在后面追我。第二天我即请假往家赶。由于地处深山,路途极为不便,待回到家时,母亲已离去三天。终究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我悲恸不已大哭一场。

    母亲一生忘我、无私,没有享过什么福,不用说电梯楼房、小车,就连如今很普及的电话、燃气、冰箱、彩电、空调等等都没有享用过。是的,时代在进步,可惜的是母亲走早了。

    但最使我懊悔不已的是我为母亲做得太少,无以回报。1965年我离家去上大学,1970年毕业后分配在外地工作。本以为来日方长,我将来有的是时间可以尽心尽力孝敬父母,可是时不我待,终成憾事。母亲一去,无可挽回,我每每想起就心痛,痛彻心扉。

    19955月,凤庆茶厂和云南省临沧地区凤庆县人民为了彰显“滇红茶已誉满中华名扬天下,闪烁着富民兴滇之光,饮水思源,今日之辉煌凝聚前辈之艰辛,冯先生等先辈当年献青春创滇红,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此实乃壮举”;为了“缅怀先辈,弘扬华茶文化,激励后人再创辉煌”,为父亲树立全身铜像,“以表对创业之敬意,志先生功绩之永垂”。我和弟妹三人有幸受邀参加铜像揭幕盛典。啊,多么期待能到父母当年奋斗创业之地拜祭,心驰神往。车满载着我们怀着崇敬和感恩的心情,在昆明至凤庆的路上飞驶……望见前面一座写有“凤庆人民欢迎您”的牌楼,知道即将进入凤庆宝地了。风和日丽的,我们赶紧停下来照相。而待我们再次驱车,一过牌楼便是疾风骤雨,风雨相伴直到目的地。这不是传说,而是亲历。那么,这亲历是巧合,还是偶遇?不,我宁愿相信,这是因为父母知道眷念的儿女们来了;我宁愿相信,这是因为“滇红魂”在显现在召唤;我宁愿相信,这是因为凤庆世世代代苍生在放歌在劲舞;……是这一切感动上苍,老天为之动容。

    父母的一生无怨无悔。父母为人正直,一心向善;努力学习,发奋工作;待人慷慨大方,对己克勤克俭等精神品质,通过他们的言传身教,使我受益匪浅。父母没有给子女留下什么财产,可是父母把我们带到了这个世界,抚养了我们,教育了我们,让我们学会为人之本,处世之道。我觉得这才是最可宝贵的,是足可以福泽万代的。

    仰天遥祭,父母千古。

     

    与茶同芳  父亲冯绍裘(1900-1987) 母亲刘振群(1911-1974

        

    与茶同芳  母亲刘振群(1911-1974

        

    与茶同芳  顺宁实验茶厂全体员生合影  摄于194011

    前排右起第五人为父亲冯绍裘(1900-1987),父亲前站立者为二女冯时佺,二排右起第二人为母亲刘振群(1911-1974)。

         

    与茶同芳  巍然屹立的古茶树(中国 云南 凤庆)

    世界古茶树王(树高10.20米、胸径1.60米、围粗5.82米、寿命已达3200多年),足以见证凤庆自古以来社会环境、人文环境、生态环境极佳。

         

    与茶同芳  古茶树——苍劲的根和干(中国 云南 凤庆)

         

    与茶同芳  古茶树——繁茂的枝和叶(中国 云南 凤庆)               

         

    永久的纪念——父亲传给我的两件蓝、灰色衬衣

         

    永久的纪念——母亲当年为我缝了袜底的一双长筒袜

    ?
        
  • 阿根廷VS冰岛前瞻:梅西出战欧洲黑马 急需强势回应C罗 2019-05-23
  • 张抗抗谈推动全民阅读需要“新思路” 2019-05-23
  • 詹姆斯不太可能加盟凯尔特人,但绿衫军将保持活跃 2019-05-22
  • 3万亩“私家湖泊”为何如此任性? 2019-05-21
  • 空军飞行学员展开高强度实战打靶 消耗千余枚弹药 2019-05-21
  • 你有什么仙?你有什么水?你有什么龙?你有什么文?你有什么通?你有牛皮癣!你有脓水!你有强词夺理霸王龙“你有剽窃抄袭文,你有狗屁不通文!都是王婆卖瓜自己咵,狗舔吊 2019-05-17
  • 广州市番禺区:搭建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平台 2019-05-17
  • 一个小学语文代课老师跟咱玩语文?分分钟碾压你![酷] 2019-05-09
  • 江西发现湿唇兰带叶兰分布 2019-05-09
  • 能源舆情:煤炭供需话题引热议 我国首次自主集成世界级FPSO交付 2019-05-03
  • 中央环保督察相关新闻 2019-04-16
  • 从稳中向好发展态势看我国经济良好前景 2019-03-24
  • 泰晤士2018年大学排名出炉 国内大学上升明显 2019-03-24
  • 励志电影《破门》公映 体育的力量促人成长 2019-03-22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3-22